无障碍浏览 | 邮件订阅 | RSS订阅 | 个性化定制 | WAP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调研报告 返回

宁波新经济企业人才外流现象案例剖析及对策研究

手机阅读 发布处室:信息处 发布日期:2017-09-25 点击数:1039
【字体:】  保护视力色:FAFBE6FFF2E2FDE6E0F3FFE1DAFAFEE9EBFEEAEAEFFFFFFF
 
 
 
  近年来,宁波围绕“蔚蓝智谷”和人才生态最优市建设,大力引进集聚高端人才及紧缺急需人才,人才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为经济社会创新转型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人才支撑。总体来看,宁波作为沿海发达城市,产业发展、薪酬水平、创业创新环境等都比较优越,对人才的吸引力总体呈现上升趋势。但是调研中也发现,在创意设计、基金金融、信息技术、高端培训、电子商务等新经济领域,宁波企业人才外流现象颇为明显,应引起高度重视并着力应对解决。
  一、宁波新经济企业人才外流案例分析
  案例1:宁波创意设计企业人才离职率居高不下
  最近我们赴和丰创意广场、鄞州动漫软件创意中心等地,就创业设计人才离职流失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从调研的10家创业设计企业看,总共拥有员工总数约230人,近3年的离职人员总数达到113人。从离职人员学历和户籍结构看,离职人员大部分为本科学历,其中本省籍离职人员11人,占离职总人数的9.7%,外省籍离职人员102人,占离职总人数的90.3%。从离职人员工作年限看,工作年限在1年内的占总数的73.3%,1~2年的占总数的20%。从离职人员岗位类型看,离职人员技术岗占总人数的66.7%,管理岗的占11.1%,操作岗的占13.3%,其他岗位的占8.9%。从离职去向看,跳槽到本市其他企业的占41.7%,去往市外的占58.3%。
  案例2:宁波软件培养人才留甬就业比例较低
  近年来,宁波高度重视软件和信息产业发展,并把人才培养开发作为支撑产业发展的主要路径。以高校人才培养为例,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宁波)是全国37所国家示范性软件学院之一,大红鹰学院软件学院为全国35所示范性软件职业技术学院之一,还在浙江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等8个院校开设10多个班级,大力培养信息和电子商务人才,每年全市培养各类信息经济人才近万名。但是,宁波信息经济人才面临着人才流失的严峻局面,以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宁波)分院为例,该学院共有在校生1100多人,每年毕业生约400名,在职培训和全日制软件工程专业硕士人数各占一半,这几年每年全日制硕士毕业生留在宁波的都不足50人,还不到全部毕业人数的25%;宁波大学信息学院计算机软件专业每年毕业生在150人左右,也只有不到50人留在宁波企业就业发展。
  案例3:宁波基金金融企业机构人才外流现象较为严重
  随着金融行业的持续壮大以及细分发展的差异化发展、新业务模式的创新,金融人才流动也在不断加剧,据有关媒体报道,与其他行业相比,金融业内人士的平均在职时间明显更短,只有大约25个月。而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宁波的基金金融人才不仅在行业内流动频繁,往市外跳槽流动的趋势也颇为明显。根据对宁波国际金融中心、梅山海洋金融小镇、鄞州四明基金小镇等地的调研结果,多数民营金融机构近年来不断拓展新业务、发展混业经营,每年的人员增长高达20%以上,但是近几年年平均离职率也在15%以上,在这些流出人才中,有82%仍选择留在本行业,超过1/3流向其他城市,最多的是去往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
  案例4:宁波汽车制造科技人才流动性较大
  通过最近到杭州湾新区、江北高新区等地对相关汽车制造业企业和汽车零配件企业的调研, 发现科技人才流动性比较大。吉利公司、广汽吉奥公司、浙江摩多巴克斯汽配公司等企业的科技人才离职率达到15%以上,从离职人员学历结构看,大部分为本科学历以上,从离职人员岗位类型看,技术岗占总人数的63.7%,管理岗的占14.1%,其他岗位的占22.2%。调查发现,流出的人才大都在40岁以下,其比例在8成以上,其中25—35岁组的比例为31.7%,35-45岁的比例为51.6%,这些中青年科技人员大都是企业的技术骨干或重点培养的人才。
  思考:宁波新经济人才外流现象需引起高度重视
  “十三五”是宁波建设国际港口名城、打造东方文明之都、跻身全国大城市第一方队的重要时期,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推动产业高新化都需要一批新经济人才的支撑。根据对宁波相关新经济产业人才流动现象的调查,当前宁波新经济企业人才外流现象较为明显,这些人才一般都有自己的专长,有良好的素质能力,正是个人事业和对企业发展作出贡献的黄金时期。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认为,人才流失对企业的生产和发展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影响了企业人才储备以及人才培养的积极性,尤其对中小企业、初创型企业的竞争力带来较大影响,势必也会对宁波相关产业的发展带来持续影响,必须深入剖析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举措。
  二、宁波新经济企业人才外流原因分析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各地产业高新化的不断推进,企业和区域对新经济人才的争夺更加激烈,从调研情况看,新经济企业人才流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来自经济大环境的原因、城市的原因、企业的原因和来自个人的原因等。   
  1、薪酬待遇问题
  从调查中看,人才流失的最主要原因是待遇问题,从调研的企业和企业人才看,把待遇问题作为离职或离开宁波原因的占到60%以上。从居民收入看,2015年,宁波市居民收入为41373元,比深圳、杭州少3260、1269元,超过南京、武汉、青岛等城市,宁波的整体人均收入与同类城市相比并不算低。但是根据人才管理服务商科锐国际近日公布的《2015年企业薪酬调研报告》,2015年宁波企业员工薪酬涨幅为8.1%,低于上海(8.3%)、北京(8.3%)、广州(8.3%)等一线城市,与成都(9.9%)、西安(9.7%)、重庆(10.6%)、武汉(9.5%)等中西部城市的差距更大。根据宁波市人力社保局组织开展的“2016年宁波企业薪酬调查”,宁波2015年劳动者平均工资报酬67629元,同比增长幅度为9.0%,其中,低位值增长幅度为11.5%,高位值增长幅度为8.4%,低位值增幅高于高位值增幅,意味着宁波收入水平较高的新经济企业职工收入增幅相对较低。在宁波十三个重点行业中,金融保险平均工资报酬最高(241105元),其次为IT软件(117975元)、电子商务(111675元),而互联网(86931元)、新材料(81820元)、人力资源服务(75304元)、信息科技(54914元)等新兴产业的劳动者工资报酬偏低。
  2、产业发展平台空间问题
    调研表明,对于新经济企业的专业技术人才和中高层管理人员,除了考虑经济收入外,他们还十分看重行业发展平台和个人发展前景。如果企业没有比较好得发展前景,或者他们发现个人的发展空间受到“玻璃天花板”的限制,他们就会另外去寻找可以更好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实现自己的价值和人生抱负。而现实是,宁波新经济产业尽管发展较快,但产业规模和基础仍然较为薄弱,而且企业规模普遍偏小,缺少龙头型、带动性强的大企业大集团。以软件企业为例,宁波的软件企业虽然有200多家,但是系统集成资质企业只有50家左右,其中两级资质2家,三级资质20家,超亿元企业只有20多家。从新经济产业发展的环境氛围看,宁波新经济产业没有一线城市以及新经济发达城市所拥有的完善的产业发展生态链作为支持系统,以医药研发为例,如果一个研发人员在上海张江高新区工作,那么他的企业附近经常会有高端的科学家讲座,如果感兴趣可以随时加入、探讨,如果想找投资人加盟自己的项目也很便利,张江有很多投资人在寻找可行的项目,而在研发过程,张江附近还有很多公司提供研发的设备、实验室,而这些都是新经济人才十分看重的因素。
    3、城市影响力和竞争力问题
  “宁要北京、上海一张床,不要某地的一套房”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智联招聘发布的《2015年应届毕业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2015年大学毕业生对就业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的期望骤降至33.9%,明显低于2014年的48.4%和2013年的50.3%。但是总体来看,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凭借其包容、公平、开放的就业环境获得诸多职场人士尤其是新经济企业人才的青睐。以城市流入流出比率来看,2015年人才整体依然在向一线城市聚集,从二三线城市流入北上广深就业的人才数量是流出人数的1.6倍。另一方面,许多大学毕业生和新经济人才由于竞争压力与日俱增及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等因素,转向新兴城市发展。据统计,越靠近一线城市的新一线城市逐渐成为这些人才的就业首选,其中,杭州、成都、天津、南京、青岛等成为最有吸引力的目的地;而在离开上海的职场人中,杭州、苏州、南京成为首选地。新经济人才大多是比较年轻的知识型人才,一般都比较向往发展速度快、创业创新氛围浓、知名度高的城市。相比之下,宁波的城市综合竞争力、城市知名度以及经济结构、经济发展速度等都与这些城市有一定的差距,因而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存在一定的差距。 
  4、政策扶持问题
  新经济人才大部分是大学毕业生、高技能人才,宁波对这些人才的政策扶持力度与相关城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从大学生看,租房是刚毕业大学生一笔较大的消费开支,宁波对在宁波暂时没法买房的普通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发放租房补贴,本科以下发放300一个月补贴,硕士以上发放600元以上的补贴,连续发放不少于24个月。在同类城市中,无锡对学士、硕士、博士的每月租房补贴是500元、600元和800元,期限为两年;南京对学士(以及技师)、硕士、博士的每月租房补贴是600元、800元和1000元;杭州对新引进到杭州工作的应届全日制硕士、博士一次性分别给予2万元、3万元租房补贴;深圳给予大学毕业生本科每人1.5万元、硕士每人2.5万元、博士每人3万元一次性租房补贴。可见,无论是补贴的力度,还是补贴的方式,宁波的政策力度都处于劣势。
  从高技能人才看,目前宁波对高技能人才的政策比较有限,仅限于对技能大师工作室资助、高技能人才公共实训基地补助、市优秀高技能人才奖励等方面。而大连每年遴选高端高技能人才30名,每人每年补贴2.4—6万元;每年遴选100名左右高技能人才,赴国内外知名科研院所、企业进修深造,最高给予3万元资助;企业高技能人才到职业院校从事兼职教学的,兼职期内给予一定津贴;对获得省级一类技能大赛前六名的选手,一次性给予1-1.5万元奖励;等等。杭州出台2016—2020年 “工匠计划”,计划每年培养100名左右技能大师工作室领衔人、首席技师与技术能手,面向当地产业培养2000名高级技师和部分紧缺职业高级工。武汉近期连续出台了《关于实施技能兴汉工程的意见》《武汉市拓宽技能人才成长通道实施办法》《武汉市高技能人才引进工作实施办法》等3个政策文件,从户籍、事业单位招考、人才流动等六大方面鼓励技能人才成长,在户籍方面,取得中级工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技工院校毕业生当年在武汉就业并符合紧缺技能人才范围的,和大中专毕业生同样办理落户和人才引进手续;事业单位招考方面,取得高级工、预备技师资格证的技工院校毕业生,在报考武汉事业单位时其学历可分别视为全日制大专、本科学历;人才流动方面,技能人才根据工作需要,可从企事业单位技能岗位向专技或管理岗位流动,也可通过公开招考(聘)向机关事业单位流动;职称认定方面,工程技术类的高技能人才转换到专业技术岗位上工作一年以上,经审核可凭国家职业资格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证书,比照认定为专业技术初级、中级、高级职称等。
  三、提升宁波对新经济企业人才吸引力的对策建议
  1、夯实新经济产业基础实力
    产业是人才发展的支撑。要抓住用好建设“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这一重大机遇,着力加快发展研发设计、文化创意、电子商务、智能经济、高端商务、量化金融、众创空间、总部经济等现代新型城市经济,主攻新材料、高端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培育新经济产业的大企业大集团,为集聚新经济人才提供扎实的产业基础。加快建设完善新经济产业公共服务平台,定期组织新经济产业学术交流与技术培训,为新经济人才发展提供良好平台和机会。
    2、优化新经济人才发展和生活环境
  环境是吸引留住人才的关键。新经济人才一般对居留环境要求较高,都向往居住在高品质、优美的居留环境。第一个层面是要提升产业园区的环境品质,加快推动新经济产业园区的集约化发展水平,完善交通、商业、生活等配套设施。第二个层面是要提升城市环境品质,要完善中心城区基础设施,全面推进城市“双修”工程,有序推进城市有机更新,提升城市管理水平,重点解决好道路通行、城市出入口形象、低洼内涝、内河水质、垃圾分类、重点区块建设等问题,全力提升中心城区品质。第三个层面是要提升城市知名度影响力,要加强城市宣传营销,尤其是要强化对城市宜居宜业宜游宜创环境的宣传力度,在海内外人才中营造宁波宜居城市、创业之都的印象氛围,使宁波成为四海英才尤其是新经济人才创业创新的向往之地、首选之城。
  3、提升新经济人才收入水平
  收入是吸引人才的核心。要加强政府对企业薪酬的宏观调控,加强对工资集体协商的分类指导,推进企业实行集体合同制度,不断扩大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覆盖范围;未来继续充分发挥最低工资标准的作用,保障基层员工合理增长,注重一线职工工资增长;鼓励和支持新经济企业对急需紧缺或关键岗位上并作出重要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实行协议工资、年薪工资、项目工资、股权激励等灵活多样的分配办法。引导鼓励新经济企业实施“双培”计划,将高水平新经济人才培养成股东,把股东培养成高水平人才。要加快完善企业效益和工资同步增长的机制,以制定完善劳动定额、工时定价为突破口,科学确定地区工资水平,把握收入分配政策,以确保职工工资增长、企业劳动生产率和企业效益增长基本同步。
  4、完善新经济人才发展扶持政策
  政策是吸引留住人才的保障。要加快制定完善关于引导鼓励企业加强人才开发的专门政策意见,从企业人才培养、引进、评价、生活保障及人才发展平台建设等方面制定出台政策措施,加强对企业人才开发的支持和激励。比如,加大对新经济企业人才晋升专业技术职务、获得职业技术资格、参加学历学位教育等的资助奖励力度,对高层次重点新经济人才给予薪酬补贴、实施个税减免奖励,鼓励新经济企业开展技能人才自主评价和职称自主评价,提升对新经济人才租房补贴标准等。
 

返回打印